相信多數讀者對於《木偶奇遇記》(義文:Le avventure di Pinocchio)並不陌生,這部在1880年便已誕生的兒童文學作品歷久不衰,被翻拍過二十多次。當中最負盛名的是迪士尼在1940年所推出的版本;在《木偶奇遇記》的故事中,描述了獲得生命的木偶「皮諾丘」因為不聽話而遭遇的各種事情,在故事中,他遇到的人們有好有壞,善意惡意都只能憑自己分辨,而這也正是在《木偶奇遇記》的故事裡最重要的核心:童真。相較於各種版本,2019年由義大利導演馬提歐賈洛尼(Matteo Garrone)所執導的這個版本,或許可稱得上當前在特效、美術都表現不俗的。

|「故事」與「現實」從不分離

故事,總是富含寓意。這些故事被賦予教育、告誡的期待,透過故事,我們了解人生路上的該與不該。在《皮諾丘》的故事中,獲得生命到終於回家,在旅程中遇見的每個角色,都反映了各種人生中需要學習及面對的課題。

故事裡,有些人看似為惡卻仍心存良善,有些地方的善惡分別並不如你以為的,有些人為了利益而接近你,有些人對你溫柔用心,也更容易對你失望,也有人看似無償地對你付出,事實上卻要你付出一切。這一切都會在真實的人生中遭遇,而我們都在這些挫折中成長,那些犯過的錯,都是必然,都是成長經驗。

▼《皮諾丘》的美術設定令人驚艷

|新生的它/幼稚的它/叛逆的它

多數來說,少年時期正是我們最容易叛逆的一段時光;這段時光裡,父母的一切說話、管束,都是令人不耐且厭惡的,而《木偶奇遇記》的皮諾丘形象呈現,雖然更像是7至11歲間的孩童,但卻很大程度地呈現了世界上所有少年都曾經歷過的時光。

好奇、熱情、單純,這些最純粹的情感都被呈現在年輕的皮諾丘身上,在皮諾丘身上,我們可以見到許多孩子們的共通點,這些共通點在初期是令人討厭的,不論是皮諾丘離開家鄉的過程、還是他在做選擇的過程都是。在特定環節中,我們可以看見皮諾丘尚未成長的痕跡,它被欺騙、被佔便宜,因為藥苦而不想喝,為了玩樂選擇離開家裡,這些情況可能都曾經發生在你我身上;但隨著人情世故經歷越多,我們才會漸漸發現,原來自己的自由,也是由曾經強壯過的人替我們創造出來的。

▼馬提歐賈洛尼(Matteo Garrone)所執導的版本更加著重在「成長」

|永遠的課題

在《皮諾丘》的世界裡,奇幻的魔法與角色成為了善良的推手,在它孤獨的時候給予幫助,犯錯的時候教訓它,即使是趕走了它,都仍然默默地給予幫助;事實上,這也如同你我的人生。我們總會犯下不少的錯,我們也不是每件事情都能做得完美。或許有一天,我們也會犯下大錯,也或許有一天,我們犯下的錯,會需要有人伸出援手,一起克服。

最重要的,是在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錯之後,我們是否從中學習?這是寓言故事的老梗,卻是人生永遠的課題。在《皮諾丘》的故事中,會告訴我們的,不是應該如何做選擇,而是做過了選擇,即使錯誤,我們也必須堅強面對,不論是什麼樣的姿態。

|重要之處

由提歐賈洛尼(Matteo Garrone)所執導的《皮諾丘》不僅在寓言精神上繼承了原著呈現,定期翻攝的老故事新拍還有著另外的重要之處,那便是隨著時代不同而進步的解釋及觀點。

在早期,或許我們所知的寓言故事意在令人向善,但其中或許包含更多脅迫、恐懼的成分。而這個時代,我們能夠以更加不同的看法去面對寓言故事。在筆者看來,本片或許不僅僅是要提醒我們「選擇的重要」,更珍貴的,是我們要學著尊重自己的決定,即使做錯了選擇,也仍要盡全力的面對、彌補。

或許在未來的未來,我們對於皮諾丘的印象會改變得不同於原著。不僅僅是說謊會令鼻子變長的木偶,我們更應該學著、看著,那個經歷冒險後,「它」終於變成了「他」的珍貴過程。

《皮諾丘的奇幻旅程》
上映日期:2020/09/18
發行商:海鵬影業 / Swallow Wings Films

關於作者:嚴非

筆名嚴非,本名鍾宜龍。來自台北,三十有二。 興趣繁多,喜歡寫作、繪畫、歌唱、運動,性格乖劣,荒唐不羈。 愛好鬥爭,從物理上的格鬥,到鍵盤上的筆戰,只要有意義的我都參與;說話直接,第一句經常是玩笑,不正不經,若與我相處長久,容易生厭。 粉絲團文章全是想發就發,不一定是甚麼醒世哲學,但若身處黑暗間,你會有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