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2020年6月30日經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說巧不巧,全法共分6章共66則條文。和新約聖經啟示錄中所說的:

“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在這裡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 —— 啟示錄》第13章第11-18

看經文的敘述,確實有些不謀而合的令人背脊發涼。但即使去除這些神秘學上的巧合,香港國安法本身,不但是一個破綻百出、自相矛盾的法規之外,它所帶來的影響,恐怕真的是將習近平政權和其本人送上最後的審判。

香港國安法:在法意上完全站不住腳的怪胎

從法意來看,整部香港國安法都跟香港基本法有巨大的矛盾。香港國安法被認定為香港基本法的一個子法,照理說是不能夠和香港基本法有矛盾、否則也沒有子法凌駕母法的道理。在香港基本法中明文記載了:

第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第三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由香港永久性居民依照本法有关规定组成。
第四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保障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和其他人的权利和自由。
第五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第十一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会、经济制度,有关保障居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关政策,均以本法的规定为依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抵触。“

而我們來看看香港國安法怎麼說:
“第十四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職責為:

(一)分析研判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形勢,規劃有關工作,制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政策;
(二)推進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建設;
(三)協調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重點工作和重大行動。

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任何其他機構、組織和個人的干涉,工作信息不予公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

看香港國安法的紅字區塊,就知道此法從根本的法意上就自打嘴巴,而且完全忽略並架空香港特區政府理應獨立的司法機關、而香港國安法本身又缺乏監察機制下,與其說這是一部法,更接近古代皇帝下的詔書。當然,這也並非中國共產黨第一次恬不知恥的濫權,而整部香港國安法和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到底有多少矛盾,就不必在這裡一一細表了。

香港國安法強推之後的新局勢:習近平的最後一搏?

而香港國安法之所以能從中共治下一惡法,引起全球政體一致激烈反彈的軒然大波,最關鍵觸即在以下兩個條文:
“第三十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或者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的公司、團體等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
第三十八條 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
這兩條基本上等於中共悍然把國際慣例上的治外法權、屬地主義全都打破,而且竟然是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言下之意隱含著其他國籍的公民也在大中國的國家安全監控下,這樣的條文簡直不亞於北韓這種超現實國家才做得出的離譜。即便是在軍政府時期的南韓、甚至是鄧小平時代的中國,都不敢如此悍然對待海外公民。
習近平政權為什麼會做出這種瘋狂的行為?要尋求這個答案,我們稍稍把中國現在的情勢,從聚焦香港的鏡頭向後拉遠,不難推敲出習近平不惜一切代價強推香港國安法的真實目的。
東北方面,海參威因為俄羅斯大使館一則貼文,與中國戰狼外交又啟釁端,同時北京新冠肺炎疫情又起;西南方面,與印度衝突加劇、武漢才挺過肺炎,三峽大壩又失能澇災大起;東南方面,日本直接取消習近平來訪、美軍動作不斷並且已取消香港最惠國待遇、英國已經直接祭出允許三百萬港人移英法案;中央李克強和江澤民派系動作越來越大,尖銳開始浮上檯面;更不要說在美中夏威夷會晤再度觸礁後,雙方互撤領事館的嚴重程度(撤除外交使節一般是為了開戰做準備)。
而今中國正在十九屆三中全會,要怎麼從一帶一路的失敗中逃脫,而世界各國在這波新冠肺癌的疫情中損失慘重,已準備磨刀霍霍向中國求償,WHO都已經見風轉舵的與中國取開距離、梵蒂岡也正在追究中國強行指定樞機主教問題下;可以說中國現在的局面,幾乎可說是全國上下無寧日,政商民工軍都已經快要炸開積怨已久的壓力鍋了。

而這一切,目前最是騎虎難下、比誰都難受的,恐怕就是習近平本人了。

當習近平過度自信的擅自修憲,不惜違背鄧小平的遺旨也將自己泰山封禪之後,在中國共產黨內就已經埋下了巨大的禍根。而之後習近平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政策,仿效史達林整肅紅軍讓人民解放軍的人事系統大亂、一帶一路的胡亂噴灑資金、防疫的隱瞞和失靈⋯⋯等等,可以說習近平執政到目前的成績,沒有一項是及格的。中國內部甚至已經有把習近平與胡溫體制時比較的聲音,戲稱習近平政權是個「總加速師」(意指因為習近平全力亂搞,所以不斷加速共產黨滅亡)。而習握有最高權力的代價,自然就是會被最高力度問責,習近平如今已經把共黨所有派系都得罪光的情況下,想要安全下莊,恐怕已經是比登天還要難。

想來,習近平現在最痛苦的,大概就是他沒那個領袖魅力和本事再發動一次文革,效法毛澤東把一切重新洗牌的大絕他開不了。那麼,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發動次一等的文革——民族大義牌了。偏偏,面對中國共產黨歷來最愛用的這一百零一招,日本韓國冷眼相對、印度摩拳擦掌、東突、新疆、外蒙和他們背後的俄羅斯虎視眈眈、台灣緊依美國的情勢下,最悲催的就是連這張救護中國共產黨無數次的民族大義牌,習近平現在也只剩香港這個地方可以打了。

只可惜,香港國安法這種程度的挑釁,原本是打算召喚中國各界「亡國感」的把戲,早已被世界各國和中國共產黨內同志看破手腳。正在習近平慌慌張張的想方設法想要把更多人拖下水時,買帳的人顯然很少。

▼香港國安法通過後,人民的實質自由已蕩然無存,政府將可恣意認定罪刑。(圖片轉自Flickr相簿:Studio Incendo)

新冷戰局勢還是姑息主義的延續?全球鷹派和鴿派的總路線之爭

目前看來一片混亂的局勢,不只是中國,美國即將面對大選,川普是否能夠連任還是未知數的情況下,現下看來由彭佩奧主導的中情局短線鷹派勢力,是否還能維持同樣的力度對中強硬下去;中國再次提出了新的五年計劃經濟,雖然全無新意、大概也很難成為起死回生的萬靈丹,但是有沒有機會穩住國內權貴的資產,讓他們繼續替習近平唱催眠曲,也還看不出來。

在長遠局面上,藏疆港廣滬雲台的獨立份子皆蠢蠢欲動、美國欲重返東亞並重演一次二戰後政經完全領袖的霸業也沒有結束、俄羅斯對整個中國西北到東北的影響力渴望更升一層、東協和中國的南海爭霸也正在進行中;當然,積壓已久的中國民主派和改革派人士,也為了挽救危局正在盤算著何時奮起一躍,各種可能性正在成等比級數般展開。

但無論是哪一條路線,目前都還很難看出後續的發展會是哪個路徑勝出。原因無他,承載著各式野心權謀的角力,尚在盤算利弊得失的階段,因此「關鍵事件」還沒有浮上檯面。在這場全球等級的巨大博弈之中,香港國安法成為了起跑的號角聲,但深埋在各海域的核潛、無法馬上終止的全球經濟鏈、關鍵選舉的結果、各國政策的互相試探(例如美國宣布終止一切與新疆軍團的互動),都是在這盤大棋裡,難以忽視的變因。

台灣在這個局裡,確實是很難成為主角;但也必然不會是個龍套。我們的關鍵位置,可以成為有力的籌碼、也有可能會變成刀俎魚肉。後習近平時代,我們正站在多頭風向、深不可測的賭局中,要怎麼押寶,還請千萬小心。

——畢竟賭場最喜歡坑殺的,就是那些自認贏定的盤子。

關於作者:陳 漢翔

陳漢翔(Han-Xiang, Chen) 於網路走跳多化名為老熊精、Kuma Chen。生而為低強度亞斯柏格人種,養成了喜歡跟古代人交朋友的性格。 喜歡讀史、寫古文,常常感嘆自己不太懂得現世悲歡的道理,以及老是寫不好白話文。但苦於找不到穿越回去的通道,今天也繼續留在人間招搖撞騙。現任某新創產業社群經理,每天苦思如何把古代朋友介紹給更多人知道,平均日咬斷十根筆桿。 寫過專欄、投過社評、出過劇本、常拋散文,其為文也雜。然萬宗不離章法,行文凝氣,不滯於物,唯筆多陰鬱。 負負會得正,期待自己的文章能替負文學撞出正面的火花。 聯絡方式:[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