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導演夏儂莫菲(Shannon Murphy)的銀幕處女作《謝謝你愛過我》講述癌症少女蜜拉(艾莉莎斯坎倫 飾)與摩西(托比華勒斯 飾)相遇到相愛的過程,在整部片中,夏儂莫菲採用了較不戲劇感的方式呈現了女主角蜜拉的「普通生活」。這樣的一份平淡彷彿一片薄布,在這近兩小時的片長,無力而堅持的覆蓋著那些不安心緒,以及必要到來之事。

而在片初,刻意拉近的鏡頭表達、以及近乎第一人稱的感官傳遞,令人更加感受那些對於蜜拉更為「重要的」究竟都是什麼事情。生而為人,我們通常只知求生,有多少人會主動求死?又有多少人在確定自己將死的情況下,能夠順心而活?

「堅強與脆弱的一線之隔」

在故事裡面,堅強與脆弱是會被重複看見的課題。蜜拉同時被呈現的複雜心情中,脆弱與堅強意識同樣顯眼。她會在遇見摩西時幾乎被無條件地吸引,也在對摩西失望的時候崩潰大吼。不僅蜜拉如此,蜜拉的一家人都是如此;他們都追逐著蜜拉生命的殘焰,在堅強與脆弱間不斷拉扯,或者該說,至少他們是儘量讓自己顯得堅強。

片中的每個角色都有各自脆弱的一面,身為心理醫師的父親亨利(班曼德森 飾),在妻子精神狀況不佳、女兒重病在身的情況下,總是利用自己的醫師身分,不斷給予藥物作為長久的臨時解方,甚至差點情不自禁的與鄰居發展婚外情。而母親安娜(艾斯戴維斯 飾)一直以來則是經常服藥,在多數的時候似乎都恍恍惚惚,也在很長的日子裡,因為心裡的檻而不再碰觸鋼琴。他們都為了女兒的病痛而煎熬,卻也不斷地支撐著,而這一切都因為摩西突然間成為了蜜拉最親密的人而獲得解套。

這也反應了社會上多數人在面對困難的時候,往往會選擇各種方式宣洩情感,即使是一時的,但它仍然有效。人們也經常會試著避開問題,直到自己不得不面對的那一刻,在開始試著解決。

那麼,你的重要,他的重要,對彼此都重要嗎?摩西在進入了這樣的關係網之後,打破了全家人抑鬱的氛圍,但他那股「毒蟲」氣息卻始終存在,所以在這部片中,有大半的時間沒什麼人喜歡他,包括我也是。

但這也同時體現出一個問題:人們(連我)都討厭他,吸毒、跑趴、被原生家庭拒絕,而摩西對於蜜拉卻是最重要的人。這樣一個討厭的人在蜜拉的世界裡就像神,而蜜拉的父母卻視他如壞蟲。對父母而言,重要的不僅是蜜拉的生命,同時也是蜜拉的教育,像摩西這樣一個遊手好閒的年輕人開始跟蜜拉

扯上關係,而且這份關係越來越深,蜜拉的父母也就越擔心。他們趕走了摩西、試圖讓家庭回到平靜,但終究行不通。

於是問題被提出了。快樂的質量與生命的質量,究竟什麼是更加重要的?那些倒數計時的日子裡,對父母重要的事情開始改變,那些規規矩矩的教育不再重要了,摩西是不是毒蟲也不再重要了,很多事情都不再重要,最後重要的,只有蜜拉的快樂。

回到銀幕之外,我們的人生重要的是什麼卻仍然是個大哉問。活得長久的人會因為許多因素而不快樂,活得短暫的人,卻總是更努力深刻的體會生命所帶來的愉悅。似乎相對於生者,那些直面死亡的人,不僅更為勇敢,也更為遺憾。

本片直到結束,都用更加生活感的拍攝手法在呈現蜜拉與他們一家人所遭遇的一切,沒有更多煽情的渲染,就如同一家人普普通通的生活著。他們還是有許多生活中待解的疑難雜症,他們仍然要苦惱許多事情,也還是要一起吃飯、唱歌、辦聚會……還有期待自己的畢業舞會。

如果能那麼普通,就好了。

《謝謝你愛過我》光年映畫  上映:2020/05/29

關於作者:嚴非

筆名嚴非,本名鍾宜龍。來自台北,三十有二。 興趣繁多,喜歡寫作、繪畫、歌唱、運動,性格乖劣,荒唐不羈。 愛好鬥爭,從物理上的格鬥,到鍵盤上的筆戰,只要有意義的我都參與;說話直接,第一句經常是玩笑,不正不經,若與我相處長久,容易生厭。 粉絲團文章全是想發就發,不一定是甚麼醒世哲學,但若身處黑暗間,你會有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