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大家都說用紅筆簽名一次會減一歲,一開始我怕得要死。

有一天,其中一位同學突然提出打賭,玩暗棋輸了就用紅筆簽名;我那時候算是第一次感覺到人與人之間天真的惡意。在小朋友之間,那種恐嚇信或一些小傳說的影響力是非常強的,很多小孩子其實都很害怕。

不過我還是跟他打賭了。

那時候我真的超愛玩暗棋,用紅筆簽名?怕一下就算了。結果我輸了那一局,就簽了一次紅筆寫的名字。那一堂課我很坐立不安,都快哭了,覺得回家不知道要怎麼跟我媽講我減了一歲。

結果,那天我大概是很害怕又有點憤怒的情況下,用紅筆簽了一百五十幾次我的名字,然後發現自己沒有死。後來同學又再次用紅筆簽名當賭注的時候,我變得毫不在意。

那之後,我們還是玩了幾百場的暗棋,當然簽下紅字簽名的同學不在少數,後來喜歡找人賭紅字簽名的同學開始找不到人玩暗棋了,唯獨找我的時候我還是會跟他玩,他就又顯露出惡劣的一面。

每當一場棋局結束,他如果輸了常常會拿他的一支筆來簽,那是當時很流行的一種筆,寫下去是亮銀色,但像皮擦擦過以後,就變成各種顏色。每當我們說他這支筆不是紅色的時候,他就會拿橡皮擦擦掉一小部分,說其實這是紅筆,大概久了,大家都覺得他耍賴,不跟他玩。

當然也只剩我跟他下棋了,他後來跟我開了一個頑劣的玩笑。

「你這場輸了會不會就死了啊?」他笑著說。

不過,我沒有出現他想要的反應。我甚至比我自己想像中還惡劣,當下我拿起紅筆,在紙上簽下他的名字,他都來不及阻止我,我已經簽完了。然後他看到這個情況突然緊張又生氣,然後開始捶桌子,罵我白癡#@$%^……總之大概是一個崩潰的樣子。

不過沒有人理他,我開始翻找我的書包,拿出那本寫滿我紅色簽名的練習用紙簿。

「根本就不會死啊!」

一排10次,我簽了十五排,想說我已經9歲了,活到170歲應該差不多了吧,真的是被96格鬥天王帶壞,還以為我跟草薙旭日一樣可以活那麼久。

然後,他就大罵我一聲「神經病」,跑去跟老師告狀了。說我用紅筆簽他名字,我媽接到老師電話還跑到學校。不過我那時候好像就看得出來我媽隨便在老師面前唸一唸而已,根本沒啥影響。

後來,班上再也沒有同學用紅筆簽名當賭注了。但那個同學從此好像對我懷恨在心,經常刻意對著我說「神經病」,我只是默默承受。

至於紅筆簽名減一歲這傳說是哪來的,我到現在還不知道。

回過頭來,說說當時暗棋在我們班上是甚麼樣的娛樂,這個娛樂又是甚麼樣的地位。首先,因為本來大家都玩撲克牌,最常玩的就是大老二啊、撿紅點、牌七或心臟病等等,但是因為玩久了,好像班上開始出現了一些賭博習慣,因此就被老師禁了。但是禁掉了撲克牌,同學們下課又愛玩ㄤ仔仙、怪獸對打機之類的東西,老師一看,大家下課真是玩瘋了,所以也禁。最後這樣禁來禁去,就變成象棋了。

但是說實在,正規的軍棋我們哪能耐得下心玩下去?下課才幾分鐘呢?所以後來就流行暗棋,反正大小減半,規則小小改變,玩得更快。那上面提到幾百場是怎麼回事?因為小朋友們時間真的寶貴,所以暗棋就出現了變化。另一種規則「連棋」,它唯一與暗棋不同的是,只要你吃下了一顆棋子,就可以繼續吃,不用停下,連沒翻的你都可以賭看看,直接用炮跳過去吃,如果比你大就停了,但若運氣好,可能一隻炮便吃掉大半場敵軍。

這是我們國小的事情,其實想想,國小的時候為了下課的娛樂,大家可是花盡了心思。

關於作者:嚴非

筆名嚴非,本名鍾宜龍。來自台北,三十有二。 興趣繁多,喜歡寫作、繪畫、歌唱、運動,性格乖劣,荒唐不羈。 愛好鬥爭,從物理上的格鬥,到鍵盤上的筆戰,只要有意義的我都參與;說話直接,第一句經常是玩笑,不正不經,若與我相處長久,容易生厭。 粉絲團文章全是想發就發,不一定是甚麼醒世哲學,但若身處黑暗間,你會有感。
相關文章